首页 | 走进福海 | 党政领导 | 今日福海 | 政府采购 | 乡镇之窗 | 三农服务 | 网上信访 | 行政许可 | 办事指南 | 财政预决算 | 信息公开| 权责清单
当前位置:福海之窗理论研究 → 调研文章

建立长效机制 保护乌河生态
作者:邓江华  来源:环保局  阅读:8676 次  日期:2011-12-22

建立长效机制 保护乌河生态

--乌伦古河流域福海段生态环境调研

 

福海县环保局 邓江华

2011年12月13日

 

福海县位于准噶尔盆地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北缘,乌伦古河(以下简称乌河)是福海县各族人民的“母亲河”,但是,据调查显示,乌河福海段在一般年份断流天数逐年增加、在枯水年份干旱成灾、在丰水季节洪灾过后又断流依旧。今后,如不形成乌河福海段补水长效机制、采取生态治理和修复措施,乌河流域福海段及乌伦古湖生态将面临更大危机。近期,自治区对“环保优先,生态立区”提出更高要求,结合自治区第八次党代会和张春贤在阿勒泰调研的精神和工作实际,对乌河福海段生态环境状况开展了本次调研工作。

一、乌河流域福海段概况

乌河发源于阿勒泰山脉东段,径流来源主要是山区季节性积雪,流域依次有三个县(青河县、富蕴县、福海县)、三个团场(182团、188团五连、福海监狱),最后注入福海县境内的乌伦古湖,总长821公里,干流长523公里,多年平均径流量10.7亿m3,流域面积6.14万平方公里、总计人口14.57万人(占全地区23.3%),灌溉面积占全地区30.4%。

乌河最末端福海段流程199.6公里,多年平均径流量2.17亿m3,年平均流量28.95m3/s,灌溉面积85万亩(其中耕地43.4万亩,林地36.6万亩、人工草场5万亩),2005年至2009年,乌河最下游的福海段断流天数逐年增加,断流致使以乌河为主要水源的福海县生产、生态年缺水量达8亿m3以上,以致严重影响福海县农牧民生产和生活,严重威胁福海县河谷林为主的生态环境,严重制约福海县经济社会持续发展。据统计,2005年断流55天,2006年断流72天,2007年断流164天,2008年断流182天,2009年130公里乌河全年断流,2010年6月9日7月10日超历史极值洪灾致使直接经济损失达2亿元,2011年乌河流域用水协调机制建立并发挥一定成效,但是良种场至下游仍断流36天。

二、境内生态问题

乌河流域福海段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遭受重创,土地沙化面积不断扩大、河谷天然林资源不断萎缩、天然草场载畜能力严重退化等问题日渐严重;2010年至今,在地县两级的不断努力下,争取了乌伦古湖湿地保护与恢复项目、湿地公园项目、退牧还草、草原生态补助等各类生态治理和保护项目,部分项目开工建设,但就乌伦古河福海段资源性缺水根本问题还未得到解决,前续问题仍然存在。

(一)土地沙化面积不断扩大。由于福海县是全疆风沙灾害最为严重的县之一,历史上曾被称为“福海沙漠”。乌伦古河断流使得乌伦古河包括吉力湖(小海子)、乌伦古湖(大海子)周边及其三角绿洲区域成为风沙危害的主要区域,直接导致了该区域土地沙化面积不断扩大,沙淹耕地、草场的现象日趋严重,并向河谷腹地漫延,河谷林乔木干旱枯黄,郁闭度下降,灌木和草地覆盖度降低,河床沙地裸露,据2009年5月初调查,河谷沙化面积已经达3.5万亩。

(二)河谷天然林资源不断萎缩。由于乌伦古河经常断流,林木与植被由湿生及中生向旱生转化,目前乌河流域150万亩河谷林、草场生态破坏程度已达90%,我县境内河谷地带35.6万亩公益林、23万亩人工林用水已几近枯竭。喜水树种杨、柳为主的乔木型林地向以耐干旱树种沙枣、柽柳、梭梭等为主的灌木型林地演变,这是生态退化的明显表现。

(三)天然草场载畜能力严重退化。特别是近三年,福海县乌河流域150万亩天然放牧草场平均每年有120万亩受旱灾,其中严重受灾面积平均有60万亩,平均产草量下降70%;仅天然打草场和人工草场两项合计,每年平均减产4650万公斤,平均减少载畜量6.4万只羊,同时造成70%以上的草场退化,支柱产业之一的畜牧业受到严重影响。

(四)湖泊坑塘水产资源面临严重威胁。乌河近几年连年干旱断流,其尾闾湖——乌伦古湖贝加尔雅罗鱼(小白鱼)、河鲈等土著经济鱼类因洄游产卵通道被阻、场所丧失及河水带来的营养物质匮乏,以致种群数量锐减,已成为乌伦古湖濒危鱼种。湖面年蒸发量约8亿立方米,仅靠额尔齐斯河年补水量2-3亿立方米远远不够,造成水位下降、湖水矿化度增加,鱼类产卵繁殖水草面积急剧下降,严重制约水产业发展。以湖内池沼公鱼为例,池沼公鱼最高年产量为1800吨,最近几年仅为500余吨。单体长度由十余厘米减到现在的四、五厘米。

(五)农业种植严峻形势日渐显现。因乌伦古河断流、冬季积雪少,土壤失墒严重,生产因缺水而部分耕地推迟播种、生长期受旱减产、虫害大面积发生。2008年因耕地干旱成灾面积达92852亩,绝收面积达27598亩,直拉经济损失达3898.2万元。干旱所致大风天气较其他各县明显明显偏大且持续时间长,2007年6月初和2009年6月初我县先后出现大风天气,两次大风天气出现时间及其强度基本相同,2007年大风天气农业轻微受灾,2009年因沙源接近耕地而受灾较为严重,可见我县生态环境已经变得日益脆弱,抗灾能力逐年下降。

(六)河狸等野生动植物面临灭绝危机。乌伦古河流域特定的自然地理条件,使乌伦古湖形成了极具特色并与湿地相互依存的生物多样性资源。据调查统计,乌伦古湖湿地保护区及其周边有植物205种,兽类40种,鸟类83种,两栖类13种,鱼类22种及多种无脊椎动物,湿地物种占本区物种的比例较高。乌河断流使湿地生态系统发生蜕变,系统功能减弱,自然生产能力下降,物种结构趋向简化,鸟类、鱼类以及珍稀动植物数量急剧下降,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破坏。据2006年初步调查,我县境内乌河中有河狸35窝、100余只,2009年调查发现9窝、死亡12只、30余只不明去向,2011年调查发现19窝、70余只。

三、造成乌伦古河流域生态严重退化的原因

(一)乌伦古河断流期逐年延长。乌河福海段断流现象依然存在,融雪性来水已无洪水之势,且一年仅一次、时间短、流量小,生产、生态补水严重短缺。在正常年份,乌河融雪性洪水至少两次,持续10—20天、漫滩1公里,滋养和孕育着河谷绿色生命线,维持着流域内良好的生态。

(二)上游土地开发及截流水利工程增加。近几年来,乌河上游灌溉面积大幅度增加、生产生态用水无节制、下游区域水权无保障。以乌河上游青河县阿苇灌区工程新增耕地面积28.5万亩,按全部推广使用节水滴灌计算(亩年耗水400-600立方米),不算工业、生活用水,耗水将达1.94亿立方米-2.91亿立方米,乌河源头分支——大、小青格里河的年径流量为6.93亿立方米,其利用率将达到27.99%-41.99%,已远远超过了维持河流生态可承担的范围。乌河中游的富蕴县也新开垦土地10万亩用于移民工程。乌河福海段已有灌溉面积85万亩(其中耕地43.4万亩),以水文部门提供的2001年-2008年乌河福海段平均径流量2.17亿立方米来计算,灌溉现有耕地按现亩均灌溉定额亩均890立方米计算,农业种植缺水达1.7亿立方米(即便全部实现节水滴灌技术也得用水1.74-2.6亿立方米)。

(三)有限水资源利用较为粗放。以前,乌河水资源利用情况属上游不顾及下游,先满足自己,再管他人,运行水价低、管理粗放、浪费严重,没有兑现水资源利用机制和超额用水补偿措施。2011年建立乌河流域用水协调机制,加强用水定额管理,初见成效,但今后资源性缺水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四、应对措施

(一)建立补水、节水长效机制。

一是建议上级有关部门帮助福海县尽快建立引额河水济乌河的长效补水机制,从根本上解决我县资源性缺水问题。二是加强人工影响天气站点建设、设备投入等能力建设,提升降水应急能力、增加降水总量。三是合理确定农业内部结构和种植比例,大规模推广种植少水耐旱作物,缓解用水紧张局面。四是充分发挥价格杠杆的作用,合理核定不同行业的水价,实行定额水价、超定额累进加价的制度,完善用水协会功能,提高全民的节水意识、水商品意识。五是坚持“以水定地、以亩定额、供水合同到户”的精细管理,加强对全县耕地用水的监督,严格控制新增耕地面积。六是大力推行节本增效明显的节水灌溉技术,降低农业用水损耗。

(二)加强乌河流域用水管理。

一是建议上级流域管理部门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加强水资源的规划、调配、管理、利用,严格按照《新疆额尔齐斯河流域规划》、乌河流域各灌区初始水权进行水量分配,杜绝各自为政、资源浪费等现象,督促“635”管理部门按照《新疆额尔齐斯河流域规划》要求,落实在乌河遭遇枯水年份时,给乌河下游的福海县和农十师182团进行补水,补水水量不得小于1.5亿m3的规定。二是建议上级将乌河流域综合治理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尽快启动乌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专项规划,迅速全面开启生态治理工程,切实改善乌河流域的生态状况。三是建议上级对各县(团场)大规模土地开发项目的监管和审查力度,进一步落实《自治区党委 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的意见》规定,避免土地开发导致乌河流域荒漠化加剧。同时,加快制定出台《乌伦古河流域超水权用水补偿管理办法》;协调解决作为水源地的福海县在乌河与“635”同流域而购水不同价的问题(乌河0.005元/m3,“635”0.10元/m3),减轻中下游农牧民负担,进一步保护乌河流域中下游用水县、团场农牧民的利益。

(三)加大生态治理和修复项目投资力度。

一是封闭保护,使农牧业生产生活活动退出河谷区域。依托定居兴牧、富民安居及生态置换等项目,合理有序的将河谷生态保护区范围内的农牧民生产生活转移出去,对其林区、草地进行封闭保护,使河谷生态得以休养生息。二是制定河谷生态治理和修复规划,积极争取、科学安排国家退牧还草、退耕还林、湿地保护与恢复、野生和水生动物保护等生态治理与修复项目,大力开展生态治理和修复工程,恢复乌伦古河、乌伦古湖生态功能。




上一篇:福海镇:文娱活动丰富干部群众冬季生活
下一篇:福海县考核领导小组圆满完成对福海县工商局年度考核验收工作
推荐阅读
·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哈丹·卡宾调研我
·自治区隆重举行国庆升旗仪式
·县委书记下村调研精准扶贫建档立卡工作
·地区喜迎十九大暨庆祝新中国成立68周
·福海县国土资源局组织干部职工观看纪录
·福海县国土资源局多措并举扎实推进征地
·福海县国土资源局开展古尔邦节节前系列
·福海县国土资源局土地整治项目合同段工
·福海县国土局2017年“测绘法”宣传
·福海县国土资源局配合“百日拆违”组进
·收费项目公示
·县领导来我乡督查维稳工作
·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盛焉
·看《黑洞》、谈体会、敲警钟
·“八一”前夕慰问福海县边防大队官兵
热门文章
·县委
·政府
·福海神韵
·福海概况
·名优特产
·行政区划
·城乡建设
·人大
·优势资源
·政协
福海县人民政府主办
福海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承办  新ICP备12001572号
E-mail:fhxdzzwb@sohu.com 电话:0906-3470319
技术支持:新异彩网络发展有限公司  [信息维护]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